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海南根治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2 08:45:1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海南根治白癜风,北京白癜风医院地图,兰州白癜风,广东能不能治愈白癜风,泰安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福建白癜风发病原因,湖南白癜风能治好吗

点击查看大图

  世界黄金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十五年里,全球黄金消费量从每年1000吨上涨至每年4300吨左右。据法新社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的一个非营利组织Verité透露,由于合法的金矿开采产量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非法的金矿开采业应运而生。

  拉丁美洲是非法开采黄金的重灾区,一些国家的黄金走私出口量甚至高达总产量的75%以上。举例来说,虽然秘鲁和哥伦比亚作为世界上可卡因生产的龙头国家,但是其走私黄金的总价值已经超过了可卡因。另外拉美的黄金“黑作坊”工艺十分粗糙,矿区的工人用消防龙头和水银来提纯贵金属。这些走私黄金在腐败政府官员的帮助下,摇身一变,以“合法”的面貌陆续向美国、瑞士、意大利和阿联酋等国出口,并持续为央行、珠宝公司和电子产业供货。

  一些偏远地区,非法开采黄金的猖獗的原因两个:一是因为世界黄金市场供给递减、需求增加;二是犯罪团伙和武装组织出于寻求非法收入来源的动机。

  沾满鲜血的黄金:从哥伦比亚纷争地带到美国珠宝店

  2015年,因为涉嫌洗钱,哥伦比亚出口商CI Goldex SA公司的总经理John Uber Hernández及其他高管曾被当地检察机关依法批捕。同时,该案的审讯结果也揭示出非法走私黄金进入两家美国企业的详细路径。

  在哥伦比亚南部Cauca山谷省,一些由重型机械筑就的小屋和车辙让一座沉寂、废弃的金矿重获新生。2014年夏天,这里曾有30名工人在山体滑坡中丧生,他们的尸骨仍陷在这些滚落的岩石和尘土之中,无处安葬。但是如今,采矿作业又将继续。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矿区所在市Santander de Quilichao社团领袖表示:“这些机器是前几天晚上偷偷运来的,所以当地人事先并不知情,没法阻止他们。”据悉,该负责人曾多次接到死亡威胁。

  矿区入口聚集了许多武装人员,他们将附近的无关群众通通驱散。一名维持秩序的哨兵一边挥舞着砍刀一边说:“我们采取的手段是和平,非暴力的。这里没有武装团体,只有采矿作业,你现在可以走了。”

  没人会相信这种鬼话,一群世代在此工作的矿工表示:“如今,在枪杆子的指使下,我们不得不为准军事集团、贩毒者和左派游击队卖力,从事非法的黄金开采作业。这些武装组织将本属于当地人的矿区抢走,那些试图反抗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别无选择。”

  一位深受其害的矿工FranciaMárquez表示:“一旦这些歹徒盯上了你,威胁于你,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置你于死地。”据悉,早前,FranciaMárquez曾被一名蒙面枪手追杀,被迫离开了这一地区。

  近几个月以来,哥伦比亚安全部队对非法开采黄金的武装部队进行了多次袭击。在Caucasia和Antioquia,有矿工目睹了军队在夜间突击中炸毁重型采矿机的全过程。

  Cauca并不是非法采矿的唯一土壤,半个多世纪以来,武装游击队和哥伦比亚军队之间的交火时有发生。20世纪90年代后期,右翼准军事反暴动武装的到来加深了民众恐慌,许多被肢解的尸体被扔进Cauca河,当地人给它起了个绰号,叫“公墓”。

  当前的冲突内容又发生了新的变化,左派革命家与国家及其准军事代理人之间的政治斗争与理念无关,与金钱有关,国家政务现已俨然化为一门数十亿美元的生意。

  Santander de Quilichao社团领袖表示:“战争实为黄金,这是各方力量的最终目标,这种斗争正以一种十分残酷的方式影响着我们。”

  哥伦比亚总统Juan Manuel Santos表示:“由于非法的黄金开采每年可以带来大约25亿美元的收入,目前,它已取代可卡因成为武装暴力的主要驱动力和本国不义之财的来源。”值得注意的是,从生产到消费,可卡因全程走的都是非法的地下交易。然而非法黄金却能得到合法的文件批准,空运到其他国家。

  迄今为止,哥伦比亚当局对武装集团是如何将非法黄金变成合法比索的商业炼金术几乎一无所知,但是最近检查方对该国第二大黄金出口商Goldex公司重大洗钱案的审讯却为此提供了难得的线索。据悉,该集团被诉在从哥伦比亚到美国的非法利益链中谋取利益,走私黄金,涉案金额达数亿美元。主要的贸易对象是两家美国企业,一家是Republic Metals Corp。,一家是Metalor Technologies USA。。

  邪恶炼金术

  Goldex案中查获的许多非法开采黄金可以追溯到Antioquia北部的Bajo Cauca山区,那是哥伦比亚内战的主要交火地区。另外,近年来组成Bajo Cauca的六个Antioquia直辖市在当地造成了更大的恐慌,它们是当前哥伦比亚黄金战的前沿之一。

  一提到Caucasia镇和Bajo Cauca西部,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手榴弹。因为2009-2013内战期间,武装人员给该地区造成的破坏和大屠杀在当地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次大屠杀是由先前的哥伦比亚联合自卫队右翼敢死队(AUC)发动的,在上世纪90年代和20世纪初,该武装部队残酷地镇压了左翼游击队的动乱,其中就包括该国最古老、最大的游击力量——哥伦比亚革命武装(FARC)。该武装力量一直以推翻腐败和剥削的哥伦比亚为名发动战争,在其参与的1964年内战中,有超过220,000人丧生。

  AUC在内战中成功地战胜了强大的FARC和左派游击队——民族解放军,后者逃到了Bajo Cauca的不发达地区。但是在2006年AUC武装遣散之后,其准军事人员加入了两个新的犯罪团体Urabeos和Rastrojos,原先的战友为了抢占矿山地盘枪炮相向。

  这场战争原本是因双方对可卡因加工和运输路线的分歧而起,但是战争的开端恰逢国际金价飙升,这引发了国内非法采矿的热潮,各武装集团战争的真正目标也从可卡因变成了控制金矿地带。

  其实Bajo Cauca一直有一个非正式的采矿业,但在2008-2011年间,由于黄金价格几乎翻了一倍,一些矿工纷纷加入农民工和投资者的阵营,跳出了体制的束缚,自由采矿。不久,成千上万的挖掘机和矿工都开始疯狂地开采黄金,最终留下一片泥泞的荒地。

  对于矿区当地的武装组织来说,这是一次敲诈勒索的好机会。一些矿工每周/每月需要交纳一定的费用才能进行作业,另一些矿工则按开采黄金的百分比收入交费。在Rastrojos和UrabeOS战争期间,被困在有争议领土上的矿工和黄金商人甚至需要两头交费,以寻求庇护。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黄金商人表示:“一旦有一方意识到我们有余钱去交纳另一方的保护费时,我们的麻烦就大了。”这位商人的身上还有两处枪伤和一道口子,都是拜当地的武装分子所赐。

  图为一座由准军事武装控制的位于Cauca Suarez附近的金矿,非法开采黄金已成为哥伦比亚武装组织的主要收入来源。

  随着战争的加剧,武装组织对矿区的干预也愈发强烈了。他们可以钦定下井的人选,命令其何时开始工作。据当地警方和检察机关所述,这些武装分子还可以花钱买设备,然后出租。安排自己的亲信当包工头赚取利益,甚至直接控制金矿。

  来自Caucasia的一名65岁矿工亲眼看到一些矿工在最近的暴力事件中流离失所。他表示:“我不知道自己在为谁工作,我也不会去问。”

  国家法医科学研究所Medicina Legal数据显示,2009至2013年间,冲突最为激烈。当时的谋杀案高达1,603起,与先前哥伦比亚联合自卫队右翼敢死队统治时期的最后五年相比,这个数字增加了962%。

  哥伦比亚非营利组织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因暴力而背井离乡的流浪者人数增加了461%,达27,044人。目前,哥伦比亚共有610万人流离失所,是世界上流离失所者人数最多的国家,比叙利亚还要多。

  根据冲突监测组织的说法,当Rastrojos离开Bajo Cauca,并将该地拱手想让于Urabeos后,暴力事件渐渐消退。据悉,在哥伦比亚32个行政省中,受Urabeos控制的有23个。

  不过没有战争不等于和平,虽然哥伦比亚的商业中心和旅游中心,像Bogotá和Cartagena已基本平定,但是在金矿资源比较丰富的农村地区,冲突依然存在。

  Goldex丑闻

  在哥伦比亚紧张的国内形势的大背景下,Goldex公司将来自Bajo Cauca价值数亿的非法黄金源源不断地运往美国。Goldex是哥伦比亚人John Uber Hernández Santa在2001年一手创立的企业,年轻时John在菜市场上卖水果和水产品。他的发家史在今年一月戛然而止,哥伦比亚检方以洗钱罪控诉Goldex高管为武装组织的非法走私黄金铺路,警察在Hernández夫妇藏身的酒店中将二人抓获。据悉,该司非法洗钱的金额达8亿。

  图为Goldex公司总经理John Uber Hernández Santa被捕画面

  该集团的一名成员在第一次聆讯休会期间从Medellín司法大厦18层跳楼,已经畏罪自杀。与此同时,在拘束简陋的法庭上,听证会仍在继续。

  从目前已掌握的证据来看,检方对于Goldex公司为哪一派武装力量服务一无所知,他们也没有能力追踪Goldex的上游。相反,法院唯一能确定的是,Goldex的财务报表是如此的离谱,除了洗钱和非法黄金贸易之外,没有其他解释。

  在今年1月的起诉书听证会上,检察官详细描述了Goldex运输黄金的全过程。据悉,Goldex的上家有许多成立不到三年的小公司。Goldex的财务报表显示,该公司用数千美元从这些小公司手中购买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黄金,并在一天之内进行数百次交易,但是从头至尾没有一个负责签合同的员工。这些小公司的办公室通常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如废品回收站,哥伦比亚北部瓜希拉省的乡村小镇等等。

  购买记录显示,Goldex的黄金是从数千名死者和不存在的人哪里买来的,这些人从来没有参与过黄金交易。也就是说,Goldex公司的黄金和收益,走的都是非法途径。

  哥伦比亚国家税务局的数据显示,在Bajo Cauca暴力冲突的高峰时期,Goldex公司共出口47吨黄金,总价值超过14亿美元。其中有97%的黄金进入了Republic Metals公司(简称RMC)和Metalor Technologies SA。的美国子公司(简称Metal USA).

  但是从这两家公司的供给链策略来看,它们都不该和Goldex公司做生意。RMC和Metal USA的公司内部守则规定,不允许它们向受武装组织控制或勒索的地区进口黄金,也不允许它们选择走私的供应商,在发现供应链是用来洗钱的时候,公司将采取制止行动。

  然而,即使在武装组织Urabeos头目的兄弟,哥伦比亚联合自卫队右翼敢死队(AUC)成员Jairo Rendon Herrera2009年于美国受审后,RMC和Metalor USA公司依然与Goldex维持着交易。在哥伦比亚税务当局顺藤摸瓜找上门以后,RMC公司还在向Goldex公司购买黄金。在2013年8月,在哥伦比亚检察官公开表示Goldex公司涉嫌洗钱之后,Metalor USA公司仍然继续与其维持了八个月以上的黄金交易。

  图为一个在考卡河河岸的非法采空区鸟瞰图,位于哥伦比亚乡村Santander de Quilichao,摄于2015年二月。

  在一份回应采访要求的书面答复中,RMC的代表律师Erik Connolly表示,该公司的独立审计表明,它已经履行了承担责任的承诺。他指出,看到媒体报道检察机关的调查结果出来以后不久,该公司就终止了和Goldex的生意。

  Erik Connolly强调称,RMC所有的黄金来源都是合法的。但是Connolly拒绝回答有关该公司供应链监控的问题,也拒绝对RMC的供应商发表任何评论。

  美国Metalor公司反洗钱安全主管及其守法经营负责人Nick Speciale拒绝就Goldex案件或Metalor有关哥伦比亚的一些业务发表评论。

  他们的这些行为从侧面表明RMC公司和Metalor USA公司没有立刻与Goldex停止交易。一名哥伦比亚检察官办公室匿名官员表示,RMC公司和Metal公司在媒体Goldex高管正在接受调查后都曾电话联系过检察官办公室,但是他们没有谈及任何有关Goldex的事情。消息人士称,哥伦比亚检察官还同美国海关以及毒品管制局展开过非正式的会议面谈,希望从这些机构口中得到一些有利于案件调查的信息。

  哥伦比亚检察官希望美国当局和进口黄金的企业能够对非法走私黄金一案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他表示:“对此,美国不应该继续保持沉默,我希望有关方面能承担一些责任。”

  RMC公司和Metalor USA公司非法进口的黄金,其中大部分被美国和全球的黄金消费者所购买,主要应用于手机、电脑、医疗设备、珠宝等领域。

  哥伦比亚智库“和平调解基金会”的研究员Ariel Avila表示,Goldex案将引发更多的争议,更加严格的法案也将应运而生。他说:“那些进口黄金的北美企业必须要在交易前确认黄金的来源。”

  权钱交易

  最近,哥伦比亚的检查机关又盯上了一家黄金出口商,名叫Giraldo y Duque。有关Giraldo y Duque公司的调查是Sen Ivan Cepeda首先提出的,他想藉此来调查哥伦比亚商业和政治的金钱交易。二月份,Cepeda致信检察机关办公室,要求其对该公司的业务进行调查。他在信中强调了该司与可疑供应商的关系,并且披露了其在2008年-2012年期间的公司业绩,据悉,该司的黄金出口量在此期间增长了532%。

  在Cepeda的信中,我们再次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RMC和Metalor USA.2013年,Giraldo y Duque公司创设于哥伦比亚西部的Palmira镇自由贸易区。由于免税黄金的出口记录是不公开的,区域管理人员拒绝提供该数据。RMC公司也极力否认其与Giraldo y Duque公司存在任何业务上的往来,并拒绝对此展开讨论。

  然而,Cepeda关于Giraldo y Duque的指控不仅涉及财务方面,在他给检察官的信中还反复地提到某Cauca社区服务机构,据说该机构的负责人Alexander Duque经常出入一个由神秘的毒枭控制的地盘,该地区地雷密布,且有私家军队守卫。

  一个在Antioquia地区,深度为930米的矿井入口

  Cauca地区的居民表示,Alexander Duque与当地的武装政权有着肮脏的权钱交易。在Cauca山脉的Esperanza村,镇长Elias Larrahondo Carabali承认与Giraldo y Duque公司负责人有着长达十年的交情,但是他愤怒地表示:“我对他们的行为并不知情,我怎么可能和他们勾结呢?”

  Larrahondo认为,只有哥伦比亚武装力量的相互和平,才是解决Cauca地区矛盾的正确方法。从某种程度来说,和平可能并不遥远。在过去的三年里,政府军和反对派已在Havana举行和平谈判,去年9月下旬,双方已就此达成突破性协议。

  和镇长一样,Cauca地区大部分人都对此表示欢迎。因为不谈判,迎接他们的将是无止境的战争。但是,另一方面,民众也对和平持怀疑态度。他们担心,各哥伦比亚武装力量的遣散将引发另一场有关争夺黄金和毒品的资源战。参议院Cepeda表示,由于Cauca地区金矿丰富,利益链错综复杂,上述担忧成真的可能性很大。他说:“我觉得哥伦比亚不可能和平过渡,即使有所谓的停战协议,也一定会割裂领土。”

   黄金新闻>>>

   中国黄金需求新特色:金条遭追捧金饰品遇冷

   金价“金叉”暗示上破在即?追多仍需三思

   白银暴跌元凶清仓已结束?空头小心被暴打!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云南能治白癜风的药物